首页 > 防治现状
  

视力保护色:
郝阳:中国艾滋病防治现状及挑战

2011-08-20 17:17:39信息来源: 中国健康传播网 浏览次数:字体:[ ]

   

    主持人(郭晓科):今天下午郝阳副局长讲课的题目是“中国艾滋病防治现状及挑战”,让我们以热烈掌声欢迎郝阳局长。

    郝阳: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利用一点时间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国艾滋病防治的现状和挑战,作为艾滋病防治部门来讲我们在座的来自不同方面的同志们,一部分来自卫生系统,这部分的同志在日常工作中了解了一些基本状况,可是有一部分同志来自于各省的宣传教育系统,大家可能也在日常工作中会遇到包括艾滋病在内的一些疾病预防控制的具体工作,特别在日常宣传工作中大家可能也有这样的一些需求。如何对我们这些流行疾病有一个充分的认识,在认识的基础上和媒体做一些有效沟通,向大众宣传疾病防控的知识,这也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

    作为疾病宣传大家也都了解比较清楚,特别是近些年来一些疾病特别是新发传染病不断向我们袭来,比如03年的SARS,去年的甲型H1N1流感流行,这些未知疾病的流行一个是对人类健康造成很大的威胁,另外由于对疾病本身的认识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传媒如果不能很好向大家宣传,让大家了解疾病防治知识的话,很容易在社会上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乃至对我们社会的稳定和安全造成不利影响。通过对疾病的了解,特别是基本知识和常识的了解,大家能够掌握一些知识以后利用这样一些知识正确地面对疾病,最重要的是通过媒体与公众打交道,向公众传播正常或者是科学的防治知识。这样对于构建和谐社会,维持社会稳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培训班的目的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今天主要向大家介绍艾滋病的防治工作。

    作为艾滋病可以讲从85年在我国流行以来到现在已经是25年了,而在国际上实际仅仅是80年,对全球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威胁,正如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先生指出的,人类正面对着两个威胁,一个是恐怖主义一个是艾滋病。可以讲,作为恐怖主义大家了解比较清楚,打开电视机几乎每天都可以从新闻当中看到恐怖主义的发生,恐怖主义对于社会安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安南先生把艾滋病同恐怖主义相提并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艾滋病对人类的健康,对社会的稳定和安全可以说也是造成巨大的影响。在联合国几年前的报告当中也提到了,艾滋病对世界造成的威胁不亚于让恐怖分子获得核武器。从这两个角度大家可以了解到,艾滋病对于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所造成的潜在威胁。胡锦涛总书记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论述,艾滋病防治关系到我中华民族的素质和国家兴旺的大事,要求各级领导要高度重视,动员全社会从教育入手立足预防,要遏制其蔓延势头。这是总书记在八年前做出的批示,现在来看仍然具有很重大的意义。

    我想介绍三方面的内容,流行形势和现状、防治工作的进展、防治工作中面临的挑战和对策。

    到今年4月底,通过网络直报累计艾滋病病例34.6万例,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我到清华介绍了三次艾滋病的情况,这个数字每次都有一个新的更新,基本上一个月增长将近一万例。艾滋病病理是11.6万,死亡将近6万人,可以说这个数字每天都在更新,而2009年按照疫情估计测算艾滋病新发病例4.8万。这样算下来每年每月新发4万,按照一个国家的总人口来讲不是很大,但是绝对数字来看每个月都有四千例新发的感染。09年一年报告死亡1.2万,2010年累计下来死亡5.99万,这是报告的数字,实际死亡数字比这个多很多。很多病人并不是死于艾滋病,而是死于其它疾病或者机会感染,没有通过疫情报告真实反映上来。09年我们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合对中国当前的艾滋病流行形势进行了一次全面评估,到09年全国共有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74万人,其中病人10.5万,09年新发感染4.8万。网络直报和疫情估计的数字还是有些差别,网络直报累计34.6万,疫情估计目前有74万,我们还有多一半的感染者或者病人没有被发现,这里面有很多原因。很多人感染艾滋病之后有八到十年的潜伏期,很多感染以后在潜伏期过程中身体状况没有任何改变,也没有进行任何检测,这部分人也并不知道自己感染的状况。

    这几年我国艾滋病流行大致的趋势,从85年到98年我国大陆省市自治区都有艾滋病的发生和流行。我国的艾滋病流行特点。

    第一,艾滋病疫情上升的幅度进一步减缓。从05年、07年、09年的数字可以看出发展趋势,05年艾滋病感染者65万,07年70万,09年74万,新发感染表明我国艾滋病流行趋势的方向标,从05年到07年到09年每年新发感染数在逐步下降,从7万到5万到4.8万,尽管每年都有新发的艾滋病感染者,但是新发人数在减少。很多领导觉得这样一个数字不令人满意,希望踩一脚刹车戛然而止,但是对于艾滋病流行的趋势来看很难达到这种理想状态。每年新发病例减少,从国际来讲就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

    从85年到09年每年累计的报告数变化趋势也是这样,其中06年有一个快速上升,那是因为我们从04年、05年在全国开展了高危人群大筛查,其中两个高危人群,一个在中原地区非法采供血的省区,对曾经有过卖血行为的人群开展一次筛查。另外就是两牢人群劳教劳改和监管场所人群,我们同公安部、司法部共同联合在这两类人群当中开展了一次筛查,筛出大量的感染者。总体趋势还是快速上升。性传播已经成为传播的主要途径,而同性性传播上升速度明显。从09年74万感染者当中发现异性性传播和同性性传播加起来占到59%,09年4.8万例新发感染者当中,这两个数字加起来达到74.7%。在02年组织专家对我国整个发病情况进行过一次论证,也向领导做了报告,当时我国整个感染者和病人传播途径的组成是非法采供血占到70%。后来专家预测,按照国际经验来讲,随着非法采供血渠道被切断以后,性传播将会成为主要途径。按照09年发病的图谱来看,专家的预测还是非常准确的。性传播作为主要传播途径来讲对于一个国家的疾病防治特别对于艾滋病的防治可以说遇到一个巨大的挑战。非法采供血这个途径比较容易控制,把所有的血站从04年以后做了更新改造,从检测水平检测手段来讲有大的提升,从05年以后从这个途径造成艾滋病传播已经基本被杜绝,当然还有个别的潜伏期或者窗口期的感染者血液不能百分之百被检测。85年到05年传播途径的变化,特别到09年异性传播已经到了47%,同性性传播在85年到05年仅仅占0.3%,09年这个比例已经达到8.6%,不管百分比还是绝对数字都有大幅度的增长。

    全国艾滋病总体呈低流行态势,而部分地区疫情严重。拿74万除以13亿人口,我国的流行感染率在0.057%,这在国际上是低流行国家。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标准,如果一个国家的感染率达到1%,那就是一个流行严重的国家,叫做广泛流行国家。如果超过3%,那就是严重流行国家。而我国离这个数字还相距很远,但是如果看几个局部地区情况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比如云南、四川、广西、新疆这些地区,特别是这些地区的个别地市县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严重流行地区的标准,有的地方达到7%。去年在某省某县搞了一次调查,我们查了四万人15岁—49岁,结果查出三千多个感染者,感染率的确是不低,将近7%。四川的凉山、广西柳州市、贺州市,这些地方都是疫情严重的地区,新疆的伊犁、乌鲁木齐也是高流行地区,云南的德宏、红河。

    累计报告感染者两万人以上的有六个省,占全国的79%。累计报告病人超过三千的有八个省,局部地区高流行这是目前我国艾滋病流行的另外一个特点。当然这些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流行的更加严重。由于风俗习惯、文化知识差异以及防治水平的欠缺,都造成这些地方的高流行状态。

     郝阳:全国受影响的人群在增多,流行模式多样化。我们对整个人群进行一次分析,在很多地方少数民族地区流行比较严重,德宏傣族集中的地区,四川凉山是彝族集中的地区,新疆的伊犁维族为主,对于防治工作者来讲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由于语言的不通等等,对于宣传是很大的障碍。对于60岁以上的老人感染率在不断上升,这是一个新的情况。今年年初我们到广西做了一个调查,当我陪着部长去几个医院看望艾滋病感染者或者病人的时候,住院的七八十个人都是六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个问题我们正在研究,当时也组织专家同当地的同志们做了一次深入的讨论,流行病学的规律还没有完全揭开或者能够给予充分的解释,但是通过日常干预工作同志们的反映,通过对低档暗娼的干预发现一个比较特殊的现象,很多六七十岁的老年人经常光顾这些低档暗娼活动的场所,我们一个同志在干预一个现场的时候遇到老同志将近65岁,你到这儿来是不是有一个自我保护措施?带不带安全套?他说我不带。为什么不带?你知不知道艾滋病知识带安全套可以预防艾滋病。我知道,艾滋病潜伏期八到十年,我现在65岁,八到十年我75岁,得不得病也无所谓。

    这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老年人不能忽视这个人群,以前防止性传播重点关注性活跃期的比如19岁—49岁人群。目前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生命状况不断改善,性活跃人群不仅仅局限于19岁—49岁,可以上升10岁、20岁的水平。我们有一部分人群即使了解了防治知识,但是对防治知识的掌握有点为虚了,知而不行。有些人测算我们从事性工作的人群达到上百万甚至几百万,通过了解有41%的暗娼不能坚持使用安全套,另外68%的男男同性恋最低六个月有多伴性行为,只有42%坚持使用安全套。同时一些新型毒品的流行又给我们提出新的挑战,最近我们在吉林东北一些地区发现这个特殊现象,很多人找不到其它毒品就使用安钠钾,是一种兽用的药,我们在一个人群当中查了一部分人丙肝和艾滋病的感染情况,在这个地区没有发现艾滋病的流行,突然发现丙肝在三百多人里面查到四五十个丙肝,这些人共用注射剂注射安钠钾造成丙肝传播,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是艾滋病,就会在这些人群当中造成艾滋病的流行。年龄比较大的人群,包括异地婚姻,我们前年搞了一个调查在山东山西调查了几千人,发现不少外来媳妇儿感染艾滋病,仅山东发现了几百例。这些人基本是从云南边境、越南等等地方来的。这些人群大多数因为在前一段时间或者几年前她的丈夫因感染艾滋病死亡而改嫁到内地来,这个情况也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另外一个流行重点就是男男同性恋人群,从去年开始对全国61个城市的同性恋人群进行调查,我们调查了五万七千多人,平均感染率达到5%,而在包括贵阳、重庆、昆明、成都超过10%,最高的一个市感染率是18%,十个人里面就有两个或者是1.8个人是感染者。而华东地区感染率在7%,这个也给我们提出一个重要的警示,这个人群的发病情况是下一步中国作为艾滋病流行重要的因素。去年3月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在美国的华盛顿地区艾滋病的感染情况又有一个新的回升,它的感染率已经达到了将近1%。1%预示着这个地区已经达到了广泛流行状态,华盛顿地区目前是一个高流行区,而它的主要原因就是同性恋人群的发病有了一个大的爆发。

    以上介绍了艾滋病流行的状况,下面再介绍一下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所取得的进展。这届领导人高度重视艾滋病的防治工作,04年、07年、08年、09年,胡锦涛主席参加我们组织的艾滋病宣传工作,去年安排09年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的时候,现在也是中办主任令菊化同志组织我们讨论安排总书记的活动。当时北京市的同志提出一个建议,他认为去年因为甲流流行比较严重,考虑到总书记的安全问题,建议今年取消宣传活动。令菊化提出来总书记高度重视,总书记认为这么多年连续出席宣传活动,今年如果不出席等于断了线,总书记还是希望能够坚持下去,能够持续参加我们的活动,才能展示中央领导对这项工作的高度重视,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政府的形象。艾滋病目前还是流行比较严重,还是需要方方面面的高度重视,还是需要大力宣传。

    当时我听了以后确实很受感动,用了几分钟来强调艾滋病的防治宣传工作的重要性,作为中央领导同志日理万机,对艾滋病防治工作还高度重视,而且从他的表述里面还能充分体现出他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特别是它的意义了解很清楚,充分体现了各级领导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视。去年组织这个活动大家从新闻里面看了,由北京具体主办,锦涛总书记参加了北京市志愿者的活动,同时和地坛医院感染者做了一个联线。家宝总理从03年、04年、05年到09年一直没断线,06年当时总理连续三年参加了活动,在安排计划里面没有再提出任何一个设想或者方案,也没给国务院打报告。前三年我们都是打报告,希望领导人能够出来参加活动。那年我们觉得差不多,领导每年都出来也不太现实,后来到11月24号副秘书长项兆伦把我们找来,批评我们太不主动了,这时候还不给领导安排一个活动,以后注意点儿不要犯类似错误。我们临时给安排了一个活动,把艾滋病孩子带到中南海和温总理见面。

    金峰,沈阳的一个孩子,当时好多孩子的家长不愿意同他一起来上课学习,当地政府非常重视,找了一个老师建立了一个人的学校,每到星期一还升国旗奏国歌,故事非常令人感动。

    另外一个小女孩楠楠,阜阳艾滋病感染者,由于母婴传播造成的感染。会议进行过程当中总理主动把他们找过来跟他们照相,希望新华社把这个照片发出来。通过身体力行反歧视受艾滋病影响的孤儿。07年总理到安徽阜阳亲自看望艾滋病儿童,这些儿童是06年被请到中南海的,当时楠楠没有在外出学习去了,当天晚上10点以后又派人把楠楠找来跟她见面。可见国家领导人对这些艾滋病孤儿儿童的关怀和关爱。

    另外强调依法科学防治,06年制订了防治条例,同时制订了几个五年行动规划,《献血法》、《禁毒法》把艾滋病的防治纳入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艾滋病的大面积流行推进了《献血法》的出台速度。建立了“政府组织领导,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工作机制,大部分的省市地都成立了艾滋病领导协调小组,防治经费也是不断增加。2010年整个经费盘子又下来了,根据我们了解在2010年是在09年的基础上有一个大幅度的提高。

    宣传教育作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特别是对大众人口对重点人群对领导干部的宣讲,特别对领导干部的宣讲从06年王陇德副部长在党校讲了一次,在全国所有的党校和行政学院开展了巡回宣讲的活动。有些省的领导亲自到党校宣讲,新疆自治区副主席对防治艾滋病工作很有研究,他亲自到党校讲了两到三次。明天陈竺部长带领我们到四川、广西开展两天宣讲活动,按照要求四川和广西将通过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要求讲课内容传达到所有县科级以上的领导,通过宣讲让更多的领导干部了解艾滋病防治知识。很多地方的领导现在重视程度在不断提升,但是也有很多地方的领导认识并不是很高,特别有些地方流行比较严重,但是由于当地领导怕因为艾滋病的流行特别是加强艾滋病的宣传而对当地的招商引资经济发展有所影响,所以特别不愿意宣传。现在有的省领导对我们讲,我们只做不说。有一个省的省委书记、省长亲自跟陈竺部长讲,希望不要给我们宣传,我们争取能做出点儿成绩。陈部长回答,宣传不是炒作,我们是要让你们所有的老百姓了解防治知识。宣传提高领导的认识水平,提高群众的自我保护意识,但是面对这种情况很多领导还是有一些不正确的看法。这些地区的领导这些不正确的看法完全制约了我们整个下一步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开展。

    去年和今年年初到广西进行调研,柳树、梧州艾滋病流行很严重,当跟领导座谈的时候,领导浑然不知,好像艾滋病流行没那么严重,当我们把数字一讲,很多地方的领导恍然大悟,有这样一种感觉。对于领导的宣传是下一步艾滋病宣传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通过调查城市居民包括农村青少年整个健康教育知晓率不断提高,很多地方尽管对知识有所了解,但是行动的改变还没有一个彻底的变化,这就是我们讲的知而不行。健康教育是一方面,健康促进是健康教育的深入,通过健康教育而改变人的行为这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进一步完善报告和管理系统,目前建立了一个比较完善的疫情报告系统,一旦到乡镇级以上的医疗机构,一旦发现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都会通过疫情报告系统直接报到卫生部来,我们每天通过网络事时监测全国疫情变化情况,微机室掌握全国的疫情情况提供有利的手段。

    加强疫情监测和检测,每年都要检测通过VCT,通过各种检测网络,每年都要检测上百万人,而通过这样一些检测及时发现艾滋病感染者病人。目前为止,全国设立了自愿自行检测点七千多个,对比七八年前那时候一个也没有。

    郝阳:目前抗病毒治疗人数已经达到将近8.5万人,目前在治的还有将近七万人,同时也对儿童感染者和病人进行治疗。整个治疗工作是有序开展,这也为落实四免一关怀政策提供有力的保障。现在国际上通过这几年的抗病毒治疗有一个基本的共识,通过抗病毒治疗可以大大或者有效地降低艾滋病病人的传播强度。之前我们收到人民来信和电话,对国家每年拿出那么大的资金给病人治疗提出一些异议。很多癌症病人和慢性病人没有相关政策给他们免费治疗,而艾滋病的感染途径不是很光彩,国家拿出那么多钱来给他们治疗是不值得的。但是通过研究,这个证据对下一步治疗是很有利的,通过治疗很大幅度降低病毒载量,在很低的病毒数量情况下,即使病人有高危行为也不容易把病毒传给别人。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包括美国政府有一个计划,大力推广抗病毒治疗,全面普及,甚至要把治疗的标准让大家降低。要使更多的感染者能够更早期的接受抗病毒治疗,这不但对他们的健康有好处,同时对阻止他们的传播起到很大作用。母婴传播阻断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这几年通过传播阻断检测出来将近一万名感染艾滋病的孕妇,使将近一万名儿童免予因未阻断造成艾滋病感染,这项工作还是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通过治疗以后病死率可以说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其它高危人群干预比如美沙酮,通过这几年美沙酮的工作,经吸毒造成艾滋病的人数达幅度下降,这个也是开展美沙酮工作的成果。对于暗娼、高危人群的干预,这几年我们做了实实在在的工作。

    为了加强重点地区的工作,在云南、广西这几个地区确定了重点地区,包括卫生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我们派驻专业人员长期驻点帮他们工作。我们启动了几批一中国艾滋病综合防治实验区。各个基金会的支持,今天这个培训班之所以开展,中盖项目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同时我们非常重视支持社会组织的工作,作为非政府组织参与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可以说这么多南来一直在争论中进行,很多非政府组织参加的医院很强烈,但是一些政府对于非政府组织参加艾滋病防治工作特别对于非政府组织本身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去年12月1号我们请一个非政府组织参加这个座谈会,国务院领导思想开放,当时说举办座谈会,我们一般请专家、地方领导,这次总理明确指示,要请专家,请艾滋病防治一线的同志们。我们不但请了艾滋病防治一线,还请了非政府组织的人员,还有感染者,甚至还有外国人,当时名单报上去之后忐忑不安,这个名单不一定能批,没有半小时来电话就是这个名单了,总理已经拍板了,让我们非常感动。非政府组织托马斯讲述了他开展工作的经历,总理说你这个工作开展的容易不容易?他说确实不容易。一到地方去很多地方听说非政府组织就理解是反政府组织。总理说那这么多年得到什么支持没有?这么多年我基本上从来没有拿到过人民币,拿过港币、英镑、美元、澳元。后来总理讲话当中强调,像托马斯这样真真正正实实在在为艾滋病做出工作的人各级政府要给予大力支持,特别注册方面给予大力支持,要求我们及时协商民政部门等有关部门解决类似非政府组织的注册问题。也有新的非政府组织,利用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知名,干一些非法勾当我们要警惕。这些非政府组织应该大力支持。

    这几年从中央层面六年来累计给非政府组织提供的资金达到4200万,同时协调国际合作项目支持了将近八千万,累计超过一个亿。这是中央层面,很可惜地方的政府部门对于非政府组织认识存在很大误区,我们正在组织文件,通过文件组织各个地方政府要把非政府组织的作用重新认识,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

    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遇到的难题。共用针具比例较高,很大部分的感染者没有被发现。作为艾滋病的防治同其它疾病的防治不太一样,我们采取的措施很多被社会所不愿意接受,比如我们对高危人群的干预推广安全套,公安部就坚决反对。曾经我们想发一个文件在公共文件推广安全套的使用,拉着公安部发文,公安部坚决反对。我们后来绕着走,没有拉公安部就发了文。吴仪总理听到这个消息,你们卫生部胆儿太小,有困难绕着走,实际上拉公安部确实不可能。最近扫黄打非又新一轮的高潮,扫黄打非我们不反对,通过扫黄行动不能绝对根除这些卖淫行为。我记得去年我到台湾跟他们座谈,他们有同样的感受,卫生署和疾病控制部门的人跟我们讲,以前跟卖淫妇女有一个正常联系,定期给她们体检发安全套。当时台北市几个地方开始扫黄,全部关闭了,关闭以后这些人没有一个转行的,全部流入街头转如地下。这些人群没有流失,还是重操旧业。扫黄从总体来讲不能彻底根除卖淫行为,反而给我们干预造成很大困难。这个事情还不能跟公安部来说,但是实际结果的确是这样的。

    疫苗研发遥遥无期,对于艾滋病人早期诊断还是有很大的技术障碍。从抗病毒药物来讲,目前用的可以说可选择的越来越少。另外政府的不重视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制约我们下一步防治工作的障碍。下一步工作,一个是强化领导职责,领导可以说是各地防治艾滋病的关键,领导不重视这个工作绝对开展不起来,这是多年经验所证明的。对于下一步的防治工作,作为艾滋病当时领导领着我们讨论下一步艾滋病防治策略的时候,大家感到的确没有新的招了,当时领导的意思让我们创新,琢磨来琢磨去一直创不出来新的东西,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们现在所有的艾滋病防治手段要扩大,要真正落到实处。现在我们提出一个扩大,扩大母婴阻断的覆盖面,扩大艾滋病检测的覆盖面。财政部也很支持,今年新增17个亿在全国所有的地方母婴阻断包括艾滋病的筛查、梅毒的筛查全部免费,还要扩大美沙酮的覆盖面,扩大针对性传播宣传的覆盖面。

    我就向大家介绍这些情况,有不足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李希光:前天我带着清华90名学生到天安门广场当了一天城管,社会体验。天安门广场无业无照老弱病残以残疾人为主每天有六千到七千人,白天任何时候去有六千到七千人,城管把这些人赶走,一看穿制服的来了跑了,等城管一走他们又回来了,我在想扫黄也是这样的。天安门分局的局长跟我说,这些人包括很多中年妇女背着小包卖矿泉水,这些人很多是艾滋病感染者。很多外地人到北京上访解决不了问题就长期在北京驻扎下来,包括干一些卖淫暗娼的事情,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于北京的底层社会有没有调查?

    郝阳:朝阳区有过一个调查,重点调查城乡结合部,性病感染率很高。低档暗娼,安全套使用率也很低,达不到50%,这个人群也是传播艾滋病和性病的主要人群。

    李希光:我们祖国的首都天安门广场上卖矿泉水都是潜在的已经是艾滋病感染者。我们在座一部分是来自健康教育的14个试点城市,还有一部分人第一次接受艾滋病预防的知识培训。

    提问:我是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的,您刚才在情况介绍里面反复提到低级暗娼,我不太了解性工作者还分几类?

    郝阳:这个是从业务上有这么一个大概区分,没一个国家标准。所谓低档暗娼就是在一些低档的娱乐场所,所谓高档就是“天上人间”、星级以上宾馆。我们这些年搞了很多调查,高档娱乐场所的卖淫人员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不带套的话根本不答应的,而低挡的地方没有保护,一个是了解知识比较少,另外被钱财诱惑,多给点儿钱不带套,这种情况非常普遍。艾滋病流行目前比较低,我们查了一下性病,性病是一个很标志性的疾病,在低档暗娼里面性病发生率非常高。最近刚发了一个梅毒的防治规划,这几年梅毒的曲线基本直线上升,上升非常快。

    提问:我来自海南,海南是旅游岛。对暗娼的管理今后如何管理?是否也像国外一样定期体检关爱?另外洁身自好带避孕套,这方面比较难根治,今后该如何管理这方面?

    郝阳:这是进退两难的问题,对于疾病控制来讲,我们要求对这些人应该定期进行体检,发现有性病、艾滋病采取一些具体措施。但是这种措施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能通过政府等文件形式来实施。通过我们了解,全国很多地方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今年年初我到过云南一个市,这方面的工作做得非常仔细,在一个娱乐场所比较集中的地区,而且这些娱乐场所的从业人员聚集的地区有一条规定,要从事娱乐场所的活动不能出这个地区,出这个地区就要罚你,你在这个地区工作的话必须要定期接受体检。同时这些人都居住在附近的出租屋里面,当地政府对出租屋也有一个管理规定,出租屋的屋主或者老板有责任向你所居住的客户提供艾滋病防治知识,提供安全套,同时督促她们进行体检,一旦发现出租租户性病感染率增加就要追究你的责任。这样一种管理办法,这么多年性病感染率和艾滋病感染率是相当低的。但是这些事情很难宣传,很难召开一个公开的会议宣传,我们只能通过内部会议借鉴,通过疾控部门的努力把这个措施像他们一样予以落实,这个工作确实比较难做。

    提问:艾滋病在我国对社会也是一种威胁,这几天报告里面很好的办法又是控制又是干预,有一些感染未知的人群在感染别人,已知的感染人群感染率比较低,很多城市正常体检过程当中比如血液检查没有HIV这一项,这个到底是技术问题资金问题还是什么问题?卫生部在这方面未来会有什么规划?

    郝阳:我们用国际上通用的原则自愿咨询检测。我们曾经考虑作为强制性的检测手段,考虑到人权等等问题,我们一直在选择自愿咨询检测,通过广泛宣传,让有过高危行为的人自愿到CDC或者检测部门实施检测,现在为止每年有几百万人参加我们的检测。但是下一步来讲我们仍然推广自愿咨询检测,这几年有一些经验教训,比如很多地方都在CDC一看艾滋病检测室不愿意去,一走进这里面首先暴露你曾经有过高危行为,如果没有高危行为不会到我这儿来。很多病人或者很多人有过高危行为以后不敢到这些地方去,但是又没有地方去,得不到有效检测。下一步我们的想法能够提供一些更加有效的方便的检测方法,目前在美国、非洲都开展快速检测,滴一滴血就可以检测,把这样的方法推广到社区,让有高危行为的人能够比较有效或者比较方便得到检测结果。这是我们下一步的想法和做法。

    很多同性恋包括同性恋自己也不愿意到这些地方检测,我们无偿献血车献血者都是同性恋人群主要的检测单位。这几年每年都发生由于在窗口期过程中造成了人的感染,上个月有一个市报了三例由于输入窗口期的血液而造成的感染,其中两个还是小孩,我们一查就是在这个采血点采的,但是在窗口期,目前的技术手段还没有办法把窗口期缩短到很短。目前卫生部也在考虑能够采用更先进的技术,财政部还没达成一致,先进技术的采用要投入很大财力,得七八个亿。从七八个亿的投入到检测率来讲,成本不太核算。

    提问:我来自南京市委宣传部,刚才郝阳局长讲到下一步的工作重点首要就是强化领导职责。这个思路非常好,昨天我们也讲到一位官员胜过一千名医生,我比较赞同这句话。我现在要问郝局长的是,卫生部对于强化领导职责上面有哪些具体举措?

    郝阳:总书记、总理这几年频频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这是一个很好的典范。通过这几年调查,凡是12月1号总理出来总书记一出来,各省很多地方领导都出来慰问感染者参加活动。每到12月1号之前我们都接到很多电话,都问今年谁出来,问的目的参照国家的领导行动再确定哪个领导出来。尽管地方领导特别是艾滋病流行地区严重的领导应该主动出来,但是很多领导请的时候他们也是上行下效的感觉。这是第一。

    第二,宣讲。这两年一直在搞宣讲,中央党校也很配合,前两天在深圳请了所有中央党校的教务处主任办了一个培训班,一个是讲课,同时带他们去社区去香港看他们好的做法。这是领导干部的宣讲。

    第三,确定目标责任,包括规划里面在其它文件里面,我们也有这个想法,目前我们成立了一个艾滋病防治工作委员会,克强总理是主任,我们定期请克强同志参加一些会议做一些指示,从行政上有一些命令,督促这些领导能够有一些深刻认识。但是也不排除个别领导仍是执迷不悟,但是不能排出个别的尽管这个地方很严重了,但是还是有那种感觉,不能宣传,在这种地方开展工作很困难。

    提问:现在社会上流行一部分人恐艾人群,一部分人通过一些资料的查询觉得自己得艾滋病,平时我们办公室经常接到这种电话,询问症状是什么样的。国家在进行艾滋病宣传的同时是不是应该制订政策来关怀这些恐艾人群?

    郝阳:我们也接到过这样的电话,有过高危行为,觉得自己不舒服,跟艾滋病感染者的症状是一样的。前段时间组织CDC包括曾光教授组织了50几个人,对他们整个的血液进行全面检测,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目前国际流行疲劳综合症病毒,浑身没劲,一天懒懒散散,但是病毒呈阴性。目前我们正在组织专家跟踪,看一下下一步的发展到底有什么结果。我们不能完全排除是不是有其它原因造成的情况。

                                    2010年6月22日

(编辑: 不详 )
【打印本页】【我要纠错】【关闭窗口】

[全文下载]: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类热门
-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面临的挑战08-12
-卫生部提出今后艾滋病防控措施08-12
-中国政府高度关注艾滋病防治工作08-12
-2010年全球艾滋病流行情况08-12
-李克强会见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08-16
-全球艾滋病防治形势依然严峻08-16
-郝阳:中国艾滋病防治现状及挑战08-20
-《科学》分析-中国艾滋病防治现状08-20
-艾滋病防治现状及对策”网上谈活动(2...08-20
-中国艾滋病流行现状的性别问题08-20
图片推荐
承德医学院 大学生红丝带网(www.hudti.com) ? 201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